Site Loader

“林辰,我们圣象龙庭的门主,也是我们的少主!”

黑袍女子跟着林辰前行时,傲然看着众人道。

“你们一直在等隐门的到来,毕恭毕敬,将我们当成仙人般招待着!”

“然而你们却没想到,我们的门主早就来了!”

“就在刚刚,你们对门主做了什么,又客气了多少,那将决定你们是否能拜入圣象龙庭!”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直击众人双耳。

一股后悔,涌入每个人心灵。

就在刚刚,他们有着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讨好了林辰,不,只要与林辰客气说几句话,说不定就能拜入梦寐以求的隐门了。

然而这么简单的机会,却因为林辰得罪了古家而错过了。

而看着林辰走来,打渔佬,禁军都尉他们浑身冷汗,特别是黄锋,害怕的嘴唇都白了。

打渔佬不久前才对林辰说威胁他们?

现在他终于知道,身为隐门门主,弄死他们几个天榜高手,其实与弄死几只鸡鸭没什么区别。

长发美女眉清目秀白嫩肌肤淡雅气质居家写真图片

威胁他们又如何!“滚开!”

林辰依旧前行,声音冷漠的不近人情。

挡在前进道路的禁军都尉他们纷纷让开道路,身持续发抖。

林辰步伐突然停下,来到黄锋身前,淡淡看着他。

黄锋自卑的低下了头,额头上,冷汗不断在滴落。

很丢脸!也很害怕。

他刚刚以自己能拜入隐门,得意洋洋,更嘲笑着林辰。

结果他么的,人家是门主啊。

在门主面前得意?

这般一想,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而且难怪林辰说对拜入隐门没兴趣了,人家确实隐门的人,更是门主呢。

林辰看了一眼就离开,整个过程一句话都没说。

黄锋张了张嘴,他以为林辰会嘲笑他,讽刺他,甚至打他的脸。

但结果证明他多想了,人家一句都没说。

这代表什么?

这代表在林辰心中,他根本不是什么人物,人家连踩他的心情都没有!那是不屑。

无数目光锁定下,林辰终于坐上了最高等级的位置。

他脸色平静,却如俯瞰整个江湖风云。

这一刻的他,问鼎江湖之巅。

易家,方家,太极门,形意宗,白鹤门,部低下了头。

谁人不服!何人不识君!唯独古家没有低头,眼里都充满了血丝,死死看着林辰。

他们终于明白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道理了。

他们强,林辰却更强。

最可怕的是,他们居然招惹了这样的大魔头。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古家家主心中依旧在否认,他很清楚,林辰成为圣象龙庭的门主,他们古家大难临头了。

“家主,我明白了!”

他心中突然响起了诡异的声音。

“魏老死了,林辰为什么一直隐忍不发,其实他在对我们布局,让我们放松警惕,然后以门主的身份欺骗我们离开京城,最终一网打尽!”

“在京城,天子脚下,林辰根本不敢乱来,但是在这里就难说了。”

声音变得满是惊慌。

古家家主闻言,身心处于崩溃的边缘,他脑海想尽了办法,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阴谋阳谋都如纸糊!他此刻就像被人判了死刑,等候着法官的判决!他们古家今天是真的要完了。

人们也下意识看向古家这边,以林辰与古家的恩怨,今天是该来个了结了啊。

幕然,许多人在同情古家,也有人叹气,但更多的人在幸灾乐祸。

昔日的江湖霸主,今天也沦落为待人宰割的牛羊,这种感觉让人很畅快。

而林辰此刻如皇者般,目光扫过每一个人。

气氛很压抑!人们都收起心神,下意识低下了头。

“啊!”

“啊!”

突然间,黄锋与他的朋友大叫一声,在压迫的气氛下,心性首先坚持不住,惨叫一声便晕倒了。

“可怕,王者之眼啊!”

许多人暗暗感叹,他们现在才发现,那个男人的眼神,其实这么的冷漠,这么的无情,这么的霸道。

“你们不必这么紧张!”

林辰突然一笑,缓解了人们压迫的情绪。

他目光落在禁军都尉等人身上,淡淡道:“刚刚我说过,谁插手我的事就死,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选择!”

禁军都尉他们根本不敢看林辰的双眼,低头不语。

“三秒时间!”

林辰不想废话太多。

“门主,我不敢插手!”

“我也不敢!”

“门主,饶命!”

这三秒还没喊出来,禁军都尉他们纷纷大喊。

“那么你们呢!”

林辰又看向在场所有人,当然目光更多还是落在易家与方家身上。

“我们哪里敢啊!”

“门主,你要杀谁,我们帮你杀,不敢劳烦你老人家!”

人们纷纷拍马屁。

易一剑与方老爷子则苦笑连连,抬头看了眼林辰,神色有着羞愧。

“林辰,我们也不敢!”

最终,整整齐齐的回道。

这意味着,整个江湖都孤立了古家,没人帮他们,更没有人敢。

“古家家主,我说过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冰冷的声音再度从林辰口中飘出,这一次,他锁定古家。

噗通!古家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叩头认错。

“林辰,我们知道错了!”

“魏老的死,其实我们也是事后才知道的,这事我们也没有插手,饶命啊!”

“冤有头,债有主,我们愿意一生拜祭魏老,退出八大世家,退出江湖,只求饶我们古家一条生路!”

生死存亡之际,古家投降了,舍弃了一切,包括他们的家主。

林辰没有说话,站了起来,俯瞰着古家。

这可是一只称霸江湖多年的强大世家,在华夏掌管着钱财,权利,官方人脉等等的一切。

但今天他们都跪下认错了。

而林辰没有说话,古家的人更是度日如年般,心如煎熬。

“有武功的人,自废武功,闲杂人只要退出纷争,你们就可以活!”

终于,一道审判般的声音传了出来,让每个古家的人如释重负,如在死神镰刀下走了一圈般。

细细感应,后背已被冷汗沾湿了。

“古家家主,轮到你了!”

林辰的目光又落在古家家主的身上。

“林辰,你的城府很深,你也隐藏的很深!”

“我一直以为魏家是你的靠山,却没想到,你其实才是魏家的靠山!”

古家家主知道今天必死无疑,但他不甘心,他依旧想做最后的挣扎!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