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所以,回魂,把丁二斗给弄出来了?

所以,云迟这还是真的吹出声音来了的?

云迟并没有理会丁二斗,而是继续地吹着那无声的曲子。

事实上,正常的人会觉得没有声音出来,但是在陷入摄魂术的人耳里却是能听到极细微的声音的,这种极为细微的声音正好就能够让他们摆脱摄魂术。

过了一会儿,所有人都动了。

但是一时间却是有些回不来神,等到听到云迟的一声:“愣着干什么?杀啊!”

青龙军这才如梦初醒,再一次挥剑朝敌人砍去。

一时间,就像是被施了咒语沉睡了的世界又被解除了咒术,所有人都重新活过来了一样,所有的声音也都再次响起来了。

青龙军这一回重续之前的威风和剽悍,杀得对方片甲不留。

这个时候只怕是已经没有谁能够控制住他们了,所以云迟便拉着晋苍陵,带了朱儿木野霜儿丁斗几人,一起奔向妖铃尊上的宝库。

她并没有急着去已经有了令牌的白堂密室,而是直接冲去找妖铃尊上的宝库了。

开玩笑,当然是最好的东西先找了,谁知道会出什么事情,总不能因为拿了小的,漏了大的。

清新小美女写真图片

“啾!”

未等他们到了妖铃尊上的寝殿,便先听到了云啄啄的叫声。

云迟抬眼看去,只见它栖在一座很是精美的殿堂屋顶。

“让你解决的那女人解决了?”云迟问道。

“啾啾!”

一百朵小粉花啊。

云迟比了个大拇指,又道:“先寻了宝贝再说。”

云啄啄听了她这话立即就展翅朝着宫殿里飞了进去。

云迟等人跟着进去了。

但有遇到抵抗的,直接都是晋苍陵出了手,云迟等人只是在后面跟着走就行。

云迟边看边赞叹。

上一回他们没有来到这里,现在看看,妖铃尊上可当真会享乐,竟然在这妖铃谷里修建了这么精美的一座小宫殿,里面的摆设都显得无比奢华,怪不得他不出谷也能在这里一直躲着,过着这般奢靡的生活,还有手下一直去帮他找贡品抓捕贡品,当然是过得乐逍遥了。

但是,妖铃尊上到底为什么会一直要抓那些有灵气的少女?

怎么知道谁有灵气?

在要进入妖铃尊上的寝殿之前,云迟突然闻到了一种气味,立即就叫了一声,“停。”

所有人都立即站住了。

“啾啾!”云啄啄有些按捺不住地叫着,就要朝门里飞进去,被云迟一手就抓住了翅膀往后扯。

她说着,捡了一颗石头,朝着窗户掷了过去。

石头击破了窗户,射进了屋里。

只听到里面嚓的一声细响,然后便冒出了缕缕白烟。

那些白烟很快就把整间寝室都弥漫笼罩了,很快就完全看不见室内的一切。

只有悬挂于高处的纱幔帘帐有半段依稀看得见。

同时,那种刚才让云迟皱眉的味道又更浓了一些。

“退后一些。”云迟对朱儿霜儿两人说道。

但是她却没有让木野和丁斗以及晋苍陵退,甚至她自己都没有退开。

朱儿霜儿很是听话地立即退后了一些。

“这是……痴笑烟?”丁二斗却是脸色一变。

云迟看向他。

“二斗叔这也认识?”

她也没有想到,破了摄魂术之后,把丁二斗给招来了。

但便是事先知道,她也还是得用那一个方法的。

丁二斗没好气地道:“你不也知道吗?”

云迟一笑,“我知道不奇怪啊,毕竟我熟读万册,见识惊人……”

这也要顺带地夸一下自己?

丁二斗道:“这痴笑烟,就是记载在四大血脉中的书里的,痴笑烟是用四大血脉的人流出来的血经过特殊手法制作出来的迷烟!”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也已经带上了笑意。

他本来也是四大血脉中人,虽然是早就被赶出来了的,但是骨子里还是认为自己是那四大家族中的人。

现在发现有这种用四大血脉的人血制出来的这种迷烟,自然是愤怒异常。

“这烟吸入之后会如何?”晋苍陵皱着眉问道。

云迟道:“就是从头保持微笑,到死。哪怕是被虐杀,也会面带微笑。”她说着,也觉得制作这种迷烟的人简直就是心里有病。

这迷烟其实并没有太大的作用,要说闻了之后就会杀死人,或是直接手脚无力,什么的,都没有。

就只是吸入之后会一直保持着微笑的表情,被人杀的过程中也是保持这样的微笑,这就让人觉得有点儿细思极恐。

而这样也不过是满足一下妖铃尊上的变态癖好罢了。

“这种迷烟对女子有更大的作用,对男人却作用不大。”丁二斗又说道:“也不知道妖铃尊上到底杀了多少四大血脉的人。”

“这里不仅只有痴笑烟。”云迟突然说道:“烟里有东西!”

她的声音刚落,众人便看到那些迷烟中晃晃荡荡地走出来七八个身着一模一样服饰的男人。

但是这些男人全部都面无表情,一手握着剑,一手紧握成拳。

而他们手里的剑也有些怪,那些剑都很是细长,剑身上还画着黑色的花纹,细细看之,那不是花纹,像是细蛇。

他们的眼神都极为呆滞,完全没有任何神采,黯淡无光。

八人出了门便一字排开,把寝室的门挡在背后。

云迟他们只能够看到在他们后面门里的烟不断地有一些溢了出来。

那八人就像完全不怕这些烟似的,横剑在前面,抬眼看去,能看到他们已经全无灵魂了。

“这些应该就是妖铃尊上准备的八人,守着他的寝室,让人不能进去。”

“可惜,我们现在就要进去啊。”

云迟说道。

他们就是要进去啊。云迟没有想到有人会一直在这里守着,妖铃尊上已经死了,这八个人中了的摄魂术却是至今没有解开。

但是这一种摄魂术便是解开了,他们可能也恢复不了正常人的样子了,脑子肯定是伤了的。

“我先去试试。”

云迟压低了声音。

她刚刚往前走了两步,就见那一排执剑的男人却齐刷刷地把剑尖都对准了她。

八把剑突然轻击了一下,发出了一种诡异的声音。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