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apldo啊!aprdo

他骄傲之时,右手突然不稳,银针插深了不足一厘,导致胖子发出惊叫!

墨远扬瞳孔微变,然后缓缓收针,道:apldo没事了,你起来吧!aprdo

他之前一时分神,导致银针刺深了一分,当然也没什么大碍,只不过稍微痛了一点而已!

apldo谢谢医生,谢谢医生!aprdo

胖子活动一下腰部,见已无大碍,又是惊呼:apldo一点事都没有了,不愧是神医啊,太厉害了!aprdo

墨远扬傲然点点头,已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悠哉喝着茶了!

像胖子这种扭伤筋骨的征兆,他施针便治好了,针灸之术确实了得,也难怪墨远扬有资格骄傲了,要知道放在深城,他这一施针,最便宜也要万元了,今天是因为有心展现针灸之术,所以才免费而已!

apldo好厉害的针灸之术!aprdo

四周持续传出惊呼,对他们而言,中医与武术都是古老的传承,当今社会通晓的人也不多,所以见到擅长针灸的老中医,他们满心向往!

但是,林辰却看出墨远扬针术不足之处,除去本身的针法有限外,基础也不行,中医针灸讲究胆大,心细,手稳,而墨远扬在胆大心细上确实不错,但手稳之上差点了点!

医术也是心术,说明墨远扬这人成名太久,不够稳重!

出国美女 超清纯街拍鸽子围绕

神针王这个名头,终归还是差了许多的火候!

apldo谁有不舒服的,可以来试试!aprdo

林辰也对着众同学道。

apldo林医生,我昨天田径扭到脚了!aprdo

一名女学生走了出来,然后揭开裤腿,露出肿胀的脚踝。

apldo问题不是很大!aprdo

林辰示意这女同学坐下,然后他从行医箱逃出银针,手握银针,轻轻施针!

而那女同学显然听说过林辰的名字,知道林辰医术了得,所以也任由林辰施针,当然,她也只是相信林辰,但若拿林辰与墨远扬相比,她内心深处还是相信墨远扬的!

毕竟,中医大多都是上年纪的居多,林辰比墨远扬终归年轻的太多了!

apldo他行不行啊!aprdo

众医生却充满了质疑。

apldo放心吧,林医生的医术不弱于我,甚至高于我!aprdo

穆慈却充满着自信。

墨远扬在眯眼喝茶,不认为林辰针灸有多了不起,已打算等会指点一分了!

但看着看着,他瞳孔一凝,因为他看不透林辰施展的针法!

只见,林辰只用了三根银针,一根用罢,换之,三分钟后,林辰收起银针,淡淡道:apldo好了!aprdo

apldo这么快?aprdo

众医生脸上满是猜疑,觉得林辰拿着银针胡乱插似的,而且就三根针,太少了吧,没见到人家墨大师都用出十几根了吗?

apldo好了?aprdo

那女同学一脸的震惊,然后站了起来,惊讶道:apldo好像没什么感觉啊!aprdo

apldo没感觉就对了,淤血已散了,伤肌在消肿,估摸一个小时候就恢复了,你不信的话,走几步试试!aprdo林辰道。

那女同学尝试走了几步,奇怪的是,确实是没感觉了,除去脚踝依旧肿着,其他方面就与平时一模一样了!

apldo这也太快了吧!aprdo

许多人发出惊呼,众名医也一脸的难以置信。

林辰淡淡一笑,知道他们看不懂,但是他相信墨远扬能看的懂,他看向墨远扬道:apldo墨大师,你认为如何呢!aprdo

墨远扬其实确实是看的懂,以三根银针就活血化瘀,哪怕是他也做不到!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了!

林辰的三分钟针灸,非但让他震惊,更让他获益良多!

apldo只是扭伤而已,再来吧!aprdo

墨远扬心里其实是很复杂的,满是不可置信,不甘心与苦涩,但是他还是认为,林辰这么年轻的小伙子,针灸之上不可能超越他!

众名医听墨远扬的口吻,倒也猜出了什么,心中大惊!

之前不可一世的墨远扬,此刻也变得凝重起来,这已充分说明了什么了!

apldo医生,能替我看看吗!aprdo

这时,一名看似瘦弱,脸色苍白的女孩走了出来:apldo我这段时间老是想睡觉,而且身没力,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aprdo

apldo好!aprdo

墨远扬点点头,希望通过一些疑难杂症证明自己,他大致看了一眼,然后又替其把脉,问道:apldo你这段时间是不是消化不怎么好?而且水肿,小便不利!aprdo

apldo是!aprdo

那女孩点点头。

apldo我知道了!aprdo

墨远扬拿出了银针盒,就要替女孩施针!

apldo慢着!aprdo

但这时,林辰却打断了他:apldo不知道墨大师觉得,她是什么病呢?要知道,有些针是不能随便施的!aprdo

apldo小伙子,现在是我看病,还轮不到你来说话,你若有意见,你可等会再来看,至于是什么病,我心中有数!aprdo墨远扬冷冷道,在深城替人看病这么久,第一次被人质疑,他心情很不爽。

林辰眉头一皱,有心阻止,但也猜测墨远扬应该知道这女孩的征兆了,他这阻止,显得有些多事!

apldo林辰,你别捣乱行不行,现在是墨大师看病,出了什么事,你能负责?aprdo周斌借机会训斥林辰。

apldo周老师,话不是这么说的,林医生如果看出什么禁忌,提醒一下很正常啊!aprdo

有同学替林辰说话!

apldo荒唐,墨大师是什么人?深城的神针王,他不知道禁忌?反倒行医的禁忌,我看林辰就不知道了,出了什么事,他敢负责!aprdo

周斌怒道,越看林辰就越不爽。

apldo那这位神针王若出事呢,你周老师敢负责吗?aprdo有同学反驳。

apldo当然了,现在给我闭嘴!aprdo

周斌想也不想就训斥了,在他看来,墨大师的医术还需要怀疑吗?

此刻,墨远扬已经在替那女孩施针了,而且他也知道,今日是关系他与回春堂名誉的时刻,所以他无比的谨慎,每一次的施针都是小心翼翼的!

不得不说,他稳重下来后,心态与针法都像换了个人似的,一道道银针被他插在女孩的身上,偶尔以双指捏着,轻轻搓动,展现出炉火纯青的医术。

直到某一根针即将施展的时候,林辰终于忍不住了,猛然握在了墨远扬的手腕之上,冷冷道:apldo这一针,不能施!aprdo

墨远扬先是一愣,继而大怒,觉得林辰是不想他赢:apldo你干什么,现在是我看病,你干扰我,你担当得起,病人若出事了,你能负责!aprdo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