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 “你以为,仙歧门是什么地方?岂能容你这种贱婢随意开玩笑?就凭你,想当圣女的姐妹,简直就是侮辱了圣女!”

宏祺看着云迟,恼怒得想要一掌拍死她。

她不仅扮成他的奴婢潜了进来,还引得花焰花围着她啼叫花开,让他要给圣女的心意化为徒然。

这让他怎能不气?怎能不恼?

云迟斜了他一眼,“句实话,能让我开一次这种玩笑,仙歧门和云初黛那真是祖坟冒青烟了!”

让她叫一声父亲,真的是祖坟冒青烟、祖宗积了大德了。

还真当她稀罕留在这仙歧门当大姐?

噗!

郁三皇子都差点忍不住喷笑出来。

这姑娘还真是

云问松气得脸都青了,大喝了一声:“还等什么?把她架出去!休得弄脏了宴厅!”

架出去再打杀了。

喜欢吃甜甜圈阳光明媚天真少女暖暖写真

“本王看谁敢动。”一声冷如寒冰的声音响了起来,让云问松和那些仙歧门弟子俱是一僵。

怎么忘了还有这尊煞神。

身形一闪,镇陵王人已经到了云迟身边,伸手一揽便将她搂进怀里。

“这亲,本王退了。她,本王要了。”

镇陵王霸道而冷酷的话出来,眸光扫过那些持剑的仙歧门弟子,令他们头皮都是一麻。

这一位可是绝不能出事、又戾气过重的主。

要是真惹怒了他,他要了他们的命,门主都未必敢真替他们讨公道。

他们立即就萌生了退意。

云问松把这情形看在眼里,心里恼得不行,却只能压下怒气,问道:“王爷,此女来历不明,既不是宏殿下的侍女,也一定不是我仙歧门人,不仅当众戏耍于我”

未等他完,镇陵王冷眼瞥了过去:“耍你就耍你了,本王的人,还不能耍你?”

“噗。”云迟抚额。

她现在才知道还有人比她更无耻。

云问松气得要吐血,咬牙切齿,死死地压制着怒气,“即便是这事不追究,可她还杀了人!”

“杀了便杀了,本王的人,还不能杀个把人了?”镇陵王语气更冷,“敢对本王的人出言不逊,赏他个尸已经是便宜了他,还敢有意见?她不出手,本王出手可就不是这么好看了。”

这意思是,她不出手,那男人在他手里还会死无尸不成?

金辉带来的家眷被他一眼扫过,一个个瑟瑟发抖,半句话都不敢吭。

云迟立即就抱住了镇陵王的臂弯,抬头对他笑眯眯,“哎呀王爷您简直帅死了!人家就喜欢你这样的!来亲一下?”

着,对他嘟起了红唇。

啪!

镇陵王一手拍在她额头上。

“迟点再和你算账。”他冷眼瞥她,“再这些无耻的话试试。”

云初黛看着云迟与镇陵王如此亲密,那眼底的嫉妒和恨意几乎就要压不下去。云迟,云迟!你本该死去的!本该已经死得很凄惨的!

为什么她重生而来,把这贱人的命也给改了?

云初黛看了看太子,似乎是伤心得身形微微一晃。

晋天皓看她这模样,心发软,一拍桌子,板着脸喝道:“镇陵,你是非得要护着这个女人吗?”

“本王不护她,不如护着她如何?那亲事便不退了?”镇陵王扫向云初黛。看着她发红的眼眶时,心里就是一阵腻烦。

这么***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