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江扒皮再现,不脱层皮又岂能走脱得了?

虽然江缺并没有这个意思,他只是觉得一点点收藏真的是太少了。

毕竟黑白无常两尊大神在地府都是赫赫有名之辈,想必他们身上不缺收藏,不趁机多要一点啥时候才能多要。

自己这分明是帮助他们消化掉多余的东西。

嗯。

绝对是这样。

反正江缺自己都相信了。

不过那黑白无常二位勾魂使者的神色就有些怪异了,现在他们是走也走不掉,待着也如坐针毡。

很是难受。

只觉得心里苦,一点也不开心。

“两位使者,这些酒菜虽然对于修炼中人来说很普通,但在人间已经算是美味了,此番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毕竟你们帮了我那么大忙,总得感谢一下才对。”

江缺很感激黑白无常二位使者的贡献,要不是他们,自己也根本没机会成就现在这般。

清纯的海边俏皮姑娘

毕竟没有本源力就需要靠领悟大道。

而他江缺偏偏就不懂得领悟这些,天赋资质不好,天知道要多少年才可以领悟出来,反正让他江缺领悟是不可能领悟的,这辈子都不会领取。

他决定了。

黑白无常“……”

莫名地被感激,他们两人突然觉得世界都黑暗了,按照他们原本的意思才不想帮江缺什么忙,自己潇洒就行。

偏偏没能行。

因为江缺已经坑了他们一回。

这下子就有点尴尬了。

江缺提起酒杯就要与他们敬酒,但忽然间觉得江缺这个人不靠谱,喜欢算计人。

心机很深。

至少从这短暂的接触来看,他们觉得江缺太可怕了,绝对不是他们两个能应付的。

很可怕。

强得让人绝望。

“江道友,你既已突破,自然也是实力高强,法力无边的大神通者了,要不你去天庭入职如何?”

白无常突然小心翼翼地试探道“据说那天庭的待遇极好,俸禄发放及时,还能成为仙官,可谓是很舒坦的。”

黑无常也赶紧补充起来,说道“对,江道友你可能不知道,天庭那边可好了。”

现在,黑白无常两人也在使劲地忽悠。

可能是想把场子找回来。

毕竟之前他们被江缺忽悠了一回,现在也想忽悠回去,大概是想看看能否忽悠到这个可恶的家伙吧。

“江道友,天庭那边真的很好,你就不考虑一下?”白无常很好奇。

难道这个人一点想法都没有吗?

这个时候黑无常在旁边说道“江道友,要不你去我们地府任职也行啊。”

若是能把江缺忽悠回地府,那也是大功一件,也算是他们黑白无常的功劳。

江缺淡淡地看着一个劲地忽悠的黑白无常,不由迷茫了,“天庭真的有那么好吗,既然天庭好的话,那为什么你们二位不去天庭呢?

至于地府嘛,那边太幽暗了,我不喜欢。”

黑白无常“……”

江缺一句话,就让他们所有的忽悠都化作虚无了去,什么也没有。

做了无用功。

忽悠的技术似乎不成熟,这就有点尴尬了。

江缺不想去天庭,也不想去地府,因为这两个地方都有很强的大佬存在,以他现在归墟境中期的修为根本不足以应对这些大佬。

万一惹毛了别人,自己可就只能化作灰飞烟灭了。

黑白无常相互对视一眼,老脸皆是不由一黑,没想到居然没有忽悠成功。

江缺继续道“两位的好心好意我就先心领了,我现在好好的哪里也不想去。

再则,在这凡间做一个小地主老爷,修行练道也是蛮好的。

修行嘛。

哪里都可以的,去t了天庭或地府,反而会受到约束,还有可能不待见。”

“……”

顿时间,黑白无常懂了。

也恍然明悟过来。

江缺的一番话却是已经说道他们的心坎里了,他们二位在地府虽然是高高在上身份,但是也会受到一些不待见。

江大老爷说的,可不就是他们么。

一时间空气沉默。

江缺也没觉得尴尬,而是自顾自地给黑白无常,倒满酒。

他继续道“两位刚刚说的要给我的收藏呢,现在可以拿出来了,也好让我开开眼界,毕竟你二位是地府的勾魂使者,应该有不少好东西吧。”

“……”

一句话,瞬间就把他们拉回了现实中。

江缺还是那个江缺,一如既往的扒皮。

一点没变。

所谓雁过拔毛,人过财,鬼过自然得留魂,不脱一层皮怎么走得了。

黑白无常他们很无奈。

收藏的事情是他们自个提出来的,现在江缺要似乎也说得过去。

一时间,黑白无常后悔了。

要是刚刚没有乱说话,他们也就不会拿出自己所有的收藏来。

这下子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自己坑了自己。

可如果不给收藏的话,他们又如何能离开这里?

这哪里是一个凡间别院,分明就是一个老魔头的魔窟,进来就别想出去。

哪怕是鬼神,你不脱层皮就想走,估计连门儿都没有,即便是那些,精锐的阴兵也是付出惨痛的代价才得以离开。

黑白无常并不知道,他们带来的那些阴兵身上其实都有乾坤袋之类的东西掉出来。

一辈子的努力就这么没了。

倒是有点可怜得很。

江缺似笑非笑地看着黑白无常,心中笑意十足,“这两个家伙,该不会是吓傻了吧。”

不就是所有收藏么,那就是要一点好处吗,何苦做出一副死了老丈人的样子?

虽然黑白无常二人并没有什么老丈人。

江大老爷笑眯眯的样子,让黑白无常感到很恐怖,仿佛有不可思议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他们大概又要被算计了。

“既然江道友你都如此说了,我们两个要是还不识趣就有点不识时务了,也罢,这是我的乾坤袋。”

黑无常率先说道,并把乾坤袋拿了出来。

白无常赶后也如此做了。

他们在私下里传音商议过了,绝对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现在先离开为好。

只要能回到地府,那个时候就是他们的天下了,无论是求援搬救兵,还是另外谋划报仇之事,都是个可行的选择。

舍掉一身皮就是。

壁虎尚且可以断尾,他们只是断收藏而已,还是可以咬牙坚持的。

大不了这段时间的日子过得苦一点,没什么大不了的。

能挺过去。

脱层皮就脱层皮,多大回事啊。

一时间。

黑白无常竟然想明白了,只要能离开这里,一切都还好,一切都能接受。

毕竟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为了自由嘛,一切都值得。

最好是告辞,永远也别再见。

嗯。

至少黑白无常是这样认为的。

江缺道“额,其实我真的只是想开开眼界而已,并不是想谋求你们的乾坤袋。

不过既然你们都已经拿出来了,再收回去就有点不太好了。

不如我就成人之美,收下你们的好意吧。”

黑白无常“……”

只想开眼界?

这种鬼话谁信啊,反正他们是不信的。

你江大忽悠,江老魔的话能信才怪了!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