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当萧长风迈步的同时。

那七八名仆从便是已经冲到了萧长风的面前。

这些人都是武者,不过只是最低的炼体境。

不过也学过一些粗浅的武技,一时间将萧长风的身影淹没。

远处的红绸小厮见此一幕,面露得意。

“宰相门前三品官,我好歹也是州牧府的门房,便是城主县令,见我也得毕恭毕敬,没有请柬,还敢到这来放肆,不知死活。”

红绸小厮不再去关注萧长风,在他看来,萧长风的下场只有一个。

被打断双腿,扔到大街上。

噗嗤!

噗嗤!

噗嗤!

然而红绸小厮刚刚转过头,便是听到了一道道清脆入耳的声响。

sansan的黑白图片

这好像不是被打断双腿的惨叫?

废物,一点小事都办不好,看来得找个机会,将这几个废物换了。

念及于此,红绸小厮便是怒目转身,想要呵斥。

然而他还未张口,便是看到了一道青光。

旋即眼前一黑,再无知觉。

青光散去,萧长风迈步前行。

在他身后,那七八名仆从,早已尸首分离。

而红绸小厮,也是啪嗒一声,摔倒在地,汩汩鲜血流出,生机无。

眨眼之间,一地尸体!

“这……这……”

看到这一幕,之前嘲讽萧长风的那名官吏,如同被掐住脖子一般,双眼瞪大,满心惊恐。

“来人,快来人,有人闯进来了!”

萧长风迈步走入,州牧府内有小厮刚刚走出,见到一地尸体,顿时发出尖锐的叫喊声。

唰!

青光一闪,小厮的叫喊声戛然而止。

他捂着自己流血的咽喉,直接倒地。

萧长风神色淡漠,负手前行。

“哪里有人闯进来了?”

“谁敢到这里撒野,不想活了不成?”

“今日是公主殿下的大喜之日,绝不能出任何差池,给我将来犯之徒就地格杀!”

小厮的叫喊声,终究还是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顿时一名名仆从小厮,从四面八方涌来。

这些仆从小厮,大部分只是炼体境,小部分是灵武境。

但在萧长风的眼中,不过蝼蚁罢了。

唰!

萧长风并指一划,顿时一道璀璨的青色剑芒呼啸而出,在半空中化作六米长。

青色剑芒在半空中,直接划出一个六米长的半圆。

青色剑芒何等锋锐,足以斩金断铁,便是寻常的地武境都挡不住一击,何况是这些人。

顿时半圆内的二三十个人,同时被从腰部斩为两截。

“啊啊!”

一片惨叫哀嚎之声传来。

这些州牧府的仆从小厮们虽然被切成两段,但一时间还没有死,都在惨烈哀叫着。

那些冲在后面,动作比较慢的仆从小厮,顿时僵在原地,冷汗浸透了整个后背,满脸恐惧之色。

一剑斩杀二三十人,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绝对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人物。

“这是哪里来的凶人?竟然敢跑到这里来大开杀戒,难道他不知道这里是州牧府吗?”

“区区地武境的实力,一个人就敢杀入州牧府,打扰公主殿下的出嫁大喜,有勇无谋的白痴罢了。”

“这个人是谁?难道是和秦候有仇?”

四周宾客众多,此时见到萧长风大开杀戒,不由得眉头紧皱,目光望来。

咚!

此时一道高大的身影,拦在了萧长风的面前。

这人也穿着红绸,但那薄薄的红绸,却是遮不住他精壮魁梧的身躯。

地武境三重的气息,也是轰然散开。

“郑管事来了,这下好了,他可是地武境三重的强者,绝对能够将这少年擒下。”

见到这高大的身影,四周的仆从小厮们纷纷面露喜色。

这是州牧府内的一名管事,威名不小。

而且在众人看来。

郑管事乃是地武境三重的实力,而萧长风不过地武境一重罢了。

还不是十拿九稳?

“小子,胆敢破坏公主殿下的大喜之日,我要将你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郑管事狞笑一声,眼中满是凶残之芒。

他的口中发出如同雷鸣般的吼声,如同蛤蟆在鼓叫。

胸膛高高鼓起又落下,两脚一用力,深深的踩入青石地板中。

“玄阶低级武技:大轮拳印。”

郑管事右手握拳,如同莲花般迅速变幻,最后合成一个拳印,带着一股大圆满、大包容、大自由的拳意。

半空之中,仿佛有一道金色轮印在转动。

这一拳打出去的威势,简直惊天动地,空间仿佛都被这一拳撕裂。

空中响起无数道气流爆炸的声音,就像炸开一般。

在这一拳下,便是一头熊,都能被打死。

下一刻,大轮拳印轰破空气,狠狠的向着萧长风砸去。

“郑管事曾经一拳轰碎过一块玄铁钢板,寻常人根本挡不住他的拳头,这个少年死定了。”

“你们看,这个少年居然不闪不避,肯定是被郑管事的威势吓傻了。”

“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居然敢到这里来撒野,真是不知死活,等郑管事待会儿擒下他,我要狠狠的砍他两刀。”

四周众人目露兴奋,死死的盯着萧长风,期待着萧长风被打死。

在他们看来,郑管事这一拳如此之强。

削弱的萧长风,哪怕是地武境一重的武者,也绝对挡不住,必死无疑。

此时。

萧长风神色不变,同样一拳挥出。

“找死。”

郑管事眼中如狼般射出凶光,速度再暴涨三分,胳膊上的肌肉猛的鼓起,道道如同铁水浇灌的金刚,便是刀剑斩在上面,都得被肌肉和灵气弹开。

他自信,这一拳,足以将萧长风整个人都打爆。

“咚!”

如同木槌锤击铜钟的声音。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二人的拳头终于碰撞在了一起。

咔嚓!

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

四周众人面露兴奋,等待着萧长风的惨叫声。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天际,然而这惨叫声并非从萧长风口中传出。

而是郑管事。

只见郑管事的拳头直接碎裂,血肉模糊,整个人更是如同炮弹一般,倒飞而出。

砸塌了诸多假山墙壁,飞出十几米远,最终啪嗒一声,坠落在地。

口鼻溢血,生机无。

一拳轰杀!

这一刻,场死寂。

所有人目瞪口呆。

然而萧长风却是并未停下脚步,继续向前。

挡我者死!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