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六叔,我们的脑袋里面可是十分纯洁,可不像你那么污秽,所以一点小小的幻玉可不一定能够控制我们的心智。”

墨怀觞这么一说,蓝禄嘴角抽了抽。

他怎么污秽了?

他明明是一个纯洁的少年郎好不好?

“是啊,六叔,这修行之人呢应该洁身自好,千万不要被外面的花花世界给影响到了,不然对修行可是十分不利的哦。”

蓝千箬劝慰道。

“丫头,我还是个雏,你这么说六叔会很伤心的。”

蓝禄郁闷不已,这个箬丫头知不知道她现在可是污蔑自己的六叔。

“雏?蓝将军这些年来身边难道没有一个两个红颜知己?”

墨怀觞有些惊讶,这蓝禄好歹也是有大将军之名,出去外面随便手指随便一勾,不知道有多少的女人跟在他的屁股后面,结果他身边竟然没有一个两个红颜知己?

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不行吗?你觞王殿下这么年过来不是也没有听说你的身边有过红颜知己。”

时尚大片默契十足

蓝禄笑他们两个人明明都是半斤八两的,没有谁好说谁的。

但是他忘记了墨怀觞现在身边有个蓝千箬,就不是他能够比拟的。

“本王的年纪比蓝将军小,再说了,本王现在身边有了箬箬,箬箬就是本王的红颜知己。”

墨怀觞很是认真的说道。

“箬丫头,你看你除了脸上长了几个疙瘩其实也没有什么地方不好的啊。这个觞王是给你灌了什么汤,让你整个人为他神魂颠倒的?你告诉六叔,六叔给你主持公道,一定……”

蓝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墨怀觞望向他的目光变得十分锐利不说,还十分的可怕。

蓝禄从来没有感受到这样的眼神,这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眼神。

蓝禄莫名的觉得有几分的恐怖。

这个觞王之前就觉得他有些与众不同,不像是传闻中的那般体弱,甚至他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人看了,只觉得这个人……不简单。

蓝千箬听见蓝禄的声音戛然而止,转头一看,只见他似乎是被墨怀觞吓傻的模样。

“六叔,你被吓傻了?”

“啊?”

什么被吓傻?

他哪里被吓傻了?

这个傻丫头说什么?

“啊什么啊啊,我家小觞觞是你可以说的吗?活该被吓傻。”

蓝千箬翻着白眼。

要是蓝禄和墨怀觞两个人一起掉到水里面,她第一个救的肯定是墨怀觞,而不是蓝禄。

蓝禄听到她的话,瞬间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

有没有搞错,他才是她的亲人好不好?

这丫头竟然胳膊肘往外拐,她到底还是不是自己的好侄女了?

蓝禄心塞万分啊。

“凌霄,你陪着蓝将军在外面走,我和箬箬先上去看看。”

墨怀觞知道蓝千箬很是维护自己,倒是没有想到她这么维护自己。

敢骂蓝禄,恐怕除了皇帝和蓝丞相之外也只有她了。

“是,公子。”

凌霄点了点头,看着墨怀觞抓起蓝千箬的手,施展着轻功转眼间就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而蓝禄似乎还定格在被蓝千箬骂着的时候,一动不动的,着实有点可怜。

凌霄轻叹了一口气。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