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小脸圆鼓鼓,脸蛋上沾满了饭粒,此刻好似小嘴里都快要包不住一样,但她还是在拼命往嘴里送饭,这个动作别提有多奇怪!不过奇怪的是,她并没有被噎着!而在巧儿的身旁木桌上,还重叠着数十个大碗,而且每个碗都特别干净……那应该就是云熙所言的面碗吧?

望着巧儿那如同饿狼一般的吃相,苏昊都没忍住哽咽了几下口水,目光一阵呆滞,如今现实就摆在他的眼前,就算他不相信,也不行了!很快,整个后厨的最后一大锅饭,便被巧儿消灭得一干二净,就连锅边上的饭粒,她都没有放过。

“咦,瘟神哥哥,你怎么也来了?”

巧儿忽然抬头,好似她才注意到苏昊的到来。

接着她又将目光看向了云熙,问道:“云熙姐姐,还有吃的吗?”

闻言此话,只见那站在门口的苏昊及云熙,近乎石化!这难道真是一个自然怪胎吗?

苏昊心中震惊莫名,他一开始并不怎么相信斗启所说的自然怪胎,但现在他似乎有点相信了。

而同时,苏昊的目光,也在巧儿的肚腹之间游走个不停,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那些被巧儿吞进肚腹的食物,竟然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那些食物,好像在无形中,从她的肠胃中蒸发了一样!“苏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胆大犹如云熙,此时心中都不免有点发毛,因为她还从未见过这么能吃的人,最关键的是,吃了这么多,也没见巧儿去过茅房。

苏昊短暂愣神,没做回应,而是径直地来到了巧儿身边,问道:“巧儿,以前你也是这样吃东西的吗?”

“以前没这样吃过,因为没有食物。”

骑自行车的清纯美少女

巧儿摇头,一脸可爱又可怜的模样,好奇地问道:“怎么了瘟神哥哥,难道我吃东西的方式不正确吗?”

“呃……”苏昊一脸为难地笑了笑,又道:“方式是正确的,但你这吃的似乎有点太多,我很担心你吃出毛病来啊。”

“没有毛病呀,我感觉挺好的呀?”

巧儿甜甜一笑,且摸了摸独自,又道:“而且我感觉自己起码还能吃三锅饭,云熙姐姐做的饭好好吃,好开胃的。”

闻言此话,苏昊彻底无言!“你还要吃啊?”

云熙甚至都没忍住,惊呼出了声来!“云熙姐姐,你不是答应过我,要给我吃个够么?”

巧儿一脸无辜地望着云熙,好似对于之前吃的东西,一点也不满足。

就算饿死鬼投胎,也没她这么厉害吧?

一时之间,云熙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姐姐,你们是不是嫌弃我了?”

巧儿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只见她忽然看向了苏昊与云熙,这样问了一句。

“我们并没嫌弃你的意思。”

云熙摇头苦笑道:“而是你的这种吃法着实太奇怪了,哪有人能像你这般能吃啊?”

“可是人家真的好想吃,而且也好饿。”

巧儿嘟嘴说道。

“云熙,你再给她做点吃的。”

就在此时,苏昊忽然转身看向了云熙,且同时从储物袋中,随手拿出了一头通体布满了银色毛发的五阶灵兽来。

确切地来说,这是一头银天豹,体型足有半座房屋那么大,生前凶猛异常。

银天豹虽然早已死去,但它体内血液所萦绕出来的气息,却是十分的迫人。

像这样的灵兽,苏昊的袋子中还有一千多头,这是血魔没用完,还给苏昊的。

“巧儿她乃是一介凡人,这五阶灵兽的肉,她能吃吗?”

云熙神色一怔,一眼便辨认出了眼前这头灵兽的品质。

五阶灵兽的血肉,所蕴含着的灵元气息极其浓郁,对于一般的凡人而言,如果吃了它的肉,身体肯定会承受不住那种浓郁灵元的冲击,甚至有可能还会要了自己的命。

不过对于修炼者而言,这种肉便是极品,它不但能够滋养修士的体魄,而且还能助人提升修为,价值非凡。

“你难道没发现,这些寻常食物,根本对她起不到任何作用么?”

苏昊看着云熙说道。

虽然苏昊也并未看出巧儿的体质有什么特征,但他却觉得巧儿很不一般,他现在甚至很怀疑,巧儿就是斗启所言的自然怪胎。

而他拿出这五阶灵兽来的目的很简单,因为五阶灵兽的肉,完就不是一般食物就能相比的。

他倒要看看,巧儿在吃下五阶灵兽的肉后,会有怎样的反应?

“可是这样做,会不会太危险了?”

云熙有所顾虑。

“放心吧,有我在这里看着,会没事的……”苏昊点头一笑,随即一掌便劈落下了那银天豹的大腿,递给了云熙。

云熙倒也没在多说什么,拿着那银天豹的大腿,便进入了厨房,开始清理了起来。

“好大的野兽,瘟神哥哥,这野兽的肉应该很好吃吧?”

“这可不是什么野兽,而是灵兽。”

“野兽与灵兽,有区别吗?”

“当然有,灵兽可比野兽凶猛多了。

而在灵兽之上,还有着更厉害的妖兽……”“………”趁着云熙在厨房里,清炖银天豹大腿之际,苏昊便耐心地坐了下来,并且给巧儿讲述了很多她不懂得的疑问。

在苏昊看来,如果此女当真是怪胎的话,那他可能还真得费点苦心了。

因为巧儿不懂得的东西,太多了!“哇,好香呀!”

不过短短一个时辰,厨房中便弥漫出了一股浓郁的灵肉芬芳。

五阶灵兽的血肉,纵然不添加任何调料品,它的香味与肉质,也是极其的诱惑人心。

“好好吃啊!”

巧儿可没有什么斯文可言,一条银天豹的大腿,几乎被她一个人占为了己有……最奇妙的是,她几乎每吃一口那五阶灵兽的肉,口鼻间便会喷出一股白色烟雾来。

那白色烟雾,并非是什么热气,而是那肉质中所蕴含的灵元之气,芳香怡人!“苏大哥,她这样吃真的会没事吗?”

望着巧儿那吃得满嘴油滑的模样,只见站在一旁的云熙,雪白的喉咙处,都在哽咽个不停,她的心中也是莫名地有点担忧。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