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 .】,精彩免费!

墨凌渊顿了片刻:“他还是不肯告诉我,为何要置云瑶于死地吗?”

穆清摇摇头:“督军说您还是不知道的好,知道了对您没任何好处,还会扰乱您的心神。”

墨凌渊转过身,定定的看向穆清:“既然如此,能扰乱我心神的,无非就是事关母亲,母亲早已过世多年,那个时候,云瑶尚未出生,跟云瑶并无任何关系。

去查查,十六年前,到底发生了何事,我母亲的死跟楚家和温家又有何关系?

温家一夕之间走向败落,是否跟父帅有关?”

穆清领命后正要离去,无意中瞥到兰楼那抹娇小的身影,壮着胆子问:“少帅,您接管军权是夫人临死之前唯一的愿望。

帅印跟少夫人之间,您打算如何抉择?”

少帅对过世夫人的感情,只有他们几个一直跟在身边的心腹最清楚明白。

想要少帅放弃帅印,就如隔断了少帅跟母亲的亲情。

如今少夫人主动出了和离书,搬出了少帅府,只需顺水推舟就能跟少夫人斩断联系。

只要帅印到手,还怕暗中保护不了少夫人吗?

古灵精怪的清纯女神搞怪写真

对男人而已,能握在手里的权利才是最重要的。

墨凌渊冷然一笑:“抉择?本帅从不做抉择。”

穆清释然,松了一口气:“您是打算,放弃少夫人了?”

墨凌渊定定的站在原地,眉眼隽永,容貌俊逸,如一树芝兰,傲雪青松,气质卓绝。

他语调铮铮,铿锵有力:“帅印,本帅要定了,少夫人,本帅也护定了。

本帅想要得到的东西,就一定会得到。

本帅想要保护的人,就一定会护住。

本帅为何要抉择?

本帅就不能二者兼得?”

穆清:“……”

好似有一股浩然之气冲到了穆清的天灵盖,穆清仿佛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一些曾经死活想不通的问题顷刻间有了答案。

这就是他们为什么愿意一直忠心耿耿的跟着少帅的原因。

他不能因为想要放弃的人不是自己,就期盼着少帅选择放弃少夫人。

试问关键时刻,一个为了权势连结发妻子都能放弃的男人,会不会耍出狡兔死,走狗烹这些过河拆桥的手段呢?

穆清心悦诚服的道歉:“少帅,是我狭隘了。”

墨凌渊撇了眼兰楼上故意晃来晃去的纤瘦身影,淡淡开口:“无碍,放弃云瑶,看似确实是一条最容易的途径。

只要本帅跟父帅保证跟云瑶一刀两断,本帅就能从父帅手里接过帅印。

只是,本帅一向重承诺。

本帅今早才刚刚承诺会护她一生,宠她一世,本帅不能食言。

至于帅印,迟早会落到本帅手里,无需父帅传承给我。”

他早已凭借实力征服了众人,帅印很重要,但还没重要过他本人。

穆清一向淡然的面孔变幻莫测,内心里卷起惊涛骇浪,犹疑的问:“少帅,您打算接纳少夫人了吗?”

从前不是口口声声说要将少夫人亲手养大了,再替人家寻个好婆家,风风光光的嫁出去吗?

如今不仅不跟少夫人和离,还许下这种重诺,难不成要改变主意了?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