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 .】,精彩免费!

“没事。”穆清摇头,擦拭着额头上的细汗:“迟坊主福大命大,连心脏的位置都跟别人不同,长在了右边,伤的虽然有些重,但不危机到性命,养些时日慢慢就好了。”

墨凌渊闻言,长舒了一口气,将这里交给花姐和张神医之后,立即带着段长宇和穆清回农庄……

……

“所以,迟夫人如今还被迟夜白关在兰桂坊吗?”楚云瑶跟迟夫人只见过一面,虽然看出迟夫人并不是很疼迟夜白,但也没料到会到这个地步。

有这种母亲,还不如没有。

人命如草,卑贱而不屈。

幸亏迟夜白生命力足够顽强,否则,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是,等到迟夫人该逃走的时候,他自然会适时的放迟夫人离开。”墨凌渊抱着思瑜,“他今日过来,除了是想要给思瑜送厚礼,也是想要给迟夫人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

如果迟夫人选择留下,迟夜白大概会说服自己,迟夫人终究还是爱他的。

如果迟夫人选择离开,可能会击溃他心底深处最后一丝念想和期盼。

幸运如楚云瑶这种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

红裙子文艺少女泰国旅拍图片

不幸如迟夜白这种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外表越是风光,内心便越是匮乏。

内心苦涩的人,只需一点点糖便会满足了。

从小缺爱的人,只需要一点点的爱便足够了。

尽管迟夫人差点杀了自己,可迟夜白依然想要原谅她。

楚云瑶虽然并不赞成迟夜白的举动,但也还算理解,凑过去抚摸着思瑜的小脸,“我一定要做个好母亲,让我的孩子有足够的安全感。”

墨凌渊眸色微动:“是不是想修儿了?”

“当然想。”提到修儿,楚云瑶眸光黯淡了些:“有凌薇在他身边,我倒是不担心他的安危,其实重新换个陌生的环境,反倒有利于修儿消除内心的恐惧,对他的病情也有帮助。

可他到底是我的孩子,就算我知道他一切安好,我也不可能不想他。”

墨凌渊温热的掌心落在楚云瑶瘦削单薄的肩膀上:“云瑶,如果有的选,我也希望修儿如普通人家的孩子一般无忧无虑的长大。

可修儿将来是要当大任的,从出生开始,他便注定跟别人不同。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这一切,就当是他从小该有的历练吧。

放心,我让护卫将小白也一同带去了,小白会护着修儿的。”

楚云瑶又何曾不清楚这些,慈母多败儿,可墨家的担子实在是太重了,稍不注意牵连的便是成千上万条人命,可修儿才两岁,实在是太小了点。

楚云瑶本想再生一个孩子,替修儿分担一些重任,可看墨凌渊的态度,怕是不肯再要孩子了。

墨凌渊一手抱着思瑜,一手牵着楚云瑶:“外面的宾客应该等久了,我们出去吧。”

想到要面对那些人,楚云瑶瞬间头大,她跟那些贵太太娇小姐们实在没什么共同话题,也对她们口中的是非八卦不感兴趣。

楚云瑶嘟囔道:“要是宝儿依然如从前一般在我身边,肯定会帮我打发这些人的,我真的好希望宝儿能醒过来……”

Post Author: admin